闫占孟认为,手机厂商各自使命不同,OPPO、vivo的公司文化偏重务实,产品能够大量上市、可商用才会发布;华为想以创新引领行业,所以它需要发布这样的创新产品来为自己造势。

“第一代产品带有溢价,定价自然会高,当折叠屏手机成为一个常态,价格会降至一个被市场大规模接受的水平。”艾瑞咨询首席分析师李超向《中国企业家》分析,折叠屏成本来自工艺,工艺被三星等日韩厂商制约,贴屏的核心技术没有掌握在中国企业手里,自然会造成价格昂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