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以美国大片举例,美国制作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科幻大片,这些电影几乎都有一个相似的趋向——美国陷入危险,来自美国的某人必须出来拯救国家,亦或是欧洲面临着某种威胁,但是来自纽约的蜘蛛侠来了并拯救了这些国家。这些大片因此变得非常的“美国”。

章秋芳常对同事说起对家人十分愧疚,作为一名环卫领队人,她和工人们的生活都不富裕,但她们有真诚和友情互相支撑。亲朋好友知道她困难,不舍得花钱打扮,便时常给她买件新衣服,可章秋芳常把这些衣服送给更困难的仙桃籍环卫工陈爱红等人。22年来,谁家里有难事,章秋芳都主动顶班,班里同事不管谁生病,她都会掏钱买礼品看望。